雾气

原来是有单独合照的,是我孤陋寡闻了

抱歉占tag

师兄弟真的是很好了,在b站看了N多饭拍花絮之类的,好多都是铜矿,也常常粘一起23333感叹一下

厉害了我的师兄弟,先是后背抱,弟弟还给拍衣角

高二的会考今天结束啦~有时间会更新山海,坑太久了。的确是虐大蟒

山海(獒龙蟒) 2


2.

越野车在山路上剧烈起伏,马龙在开车。

许昕坐在副驾驶。

那杆下午才收到的猎枪躺在后座。

现在是凌晨一点,他和马龙正往自家猎场赶。
没给家里说。

车里放着不着调的音乐,“滚动的车轮滚动着年华,我再也不能沉醉不能入睡。”大概是马龙喜欢的。
却听得许昕有些难受,他没有狩过猎,他知道马龙对他一直都是这样抱有偏见,他也从未理会过。
幼稚。

山路有些崎岖,弯道很大,从前也来过这边,不过这次许昕晕车了。
“停一下。”许昕从车里拿了一瓶水。
马龙闻声踩了刹车。

心高气傲的。

马龙也下车了。

许昕拉开车门蹲在路边就吐了,也没人管他。

马龙掏出一根烟点燃,靠在车上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许昕只看到时而明灭的火光在马龙的手上。
他不知道哪里来的无名火,上去就把马龙的烟抢了过来,吸了一大口,
然后冠冕堂皇地说,“我成年了,就今天。”许昕忍住不咳嗽出声,灌了口水。

“是昨天。”马龙拉开车门坐进去。
暖黄色的车灯打在马龙脸上,许昕环顾四周,黑漆漆的,路灯也没有一座,又钻进车内。
“你怕什么。”马龙把车内的灯也抬手关掉了。

说实话他有点后悔答应马龙大半夜来这边。
他是真的怕马龙逮着他就把他给枪毙了。
他知道马龙做得出来。

不过也是早晚的事。

汽车又重新启动,发动机又发出轰鸣声。

_

晚宴上马龙喝了不少酒,这会子拉着S氏家的公子絮叨,恍惚间,他看到许昕站在草地上抽烟。
没抽几口就把烟丢在地上,用脚给踩灭了。

这小子到底会不会抽烟。

马龙把那位公子哥打发走,朝许昕走去。

马龙就站在许昕旁边没什么言语。

“你说人是不是犯贱啊。”许昕并未转过头来。

“爸给你留的遗产,找个时间来找我。”马龙开口

“我想着,我欠你许多。”许昕低头。

“过了这个月,手续办理会麻烦很多,尽早来。”

“什么时候才算完?嗯?”

“我不保证我不会动用那笔财产。”

“会加倍奉还。”

“你妈最近身体不如从前了。”

两个人自说自话。

“今年你的生日礼物在你跟班那。”许昕说完走上楼。

马龙不打算去问,心里闷闷的,他走到别墅门口,坐在台阶上,他分明还能听到别墅后的院内人声鼎沸。

张继科就这样来到他面前,毫无预警的,倒在他脚边。


张继科醒来时,映入眼帘的是昏黄的天花板,窗外的阳光挥挥洒洒的铺满整张床。

他尝试动他的左手。
根本举不起来。

“我说,你竟然有枪伤。”马龙把门打开,走进来。

“我想喝水。”张继科开嗓,有气无力的。

马龙指了指不远处的木桌,上面摆了两杯纯净水,左侧还有热水壶。
“自己去倒。”

张继科蠕动着坐起来,全身酸软。

马龙就这样靠在墙边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动也不动。

张继科最终还是没能站起来,又倒在床上。
马龙嗤笑一声,“你这身板也就如此,估计就在我家门前死的,爬了小半米到我脚下。”马龙从他的鞋大概可以推测出这个人,翻山越岭,估计饿也饿两天了,这样顽强的毅力。
现在却连杯水都喝不到,笑话。

张继科抬起右手示意马龙过来,马龙放下抱在怀里的手走过去。

“说。”马龙站在床边,居高临下地望着张继科。

张继科以极快地速度翻起身将马龙按倒在床上,两只腿跨坐在马龙的腰侧,头垂在马龙的右耳旁,右臂将马龙环住,力尽神微。

马龙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这样快的速度,即使自己提前知晓他的攻击,也丝毫动弹不得。

“给我倒水。”张继科开口。

“什么?你大点声。”马龙实在没听清楚。

“滚去给我倒水。”一样的声音。

“你先放开我。”马龙往左边挪了挪。

张继科抬起头来勉强用左手掐住马龙的脖子,没有一点力道,不过还是让马龙不敢直视他的眼。

“你有枪。”张继科开口。

马龙思想紧绷把张继科的左手挣脱,一下翻身,张继科没有反抗,马龙很轻松的,和张继科位置互换。

马龙掏出那把手枪,迅速上膛对准张继科。

但张继科却仍是那副表情,不过额角出了细汗。

“哟,这是什么体位?”许昕出现在门前,戴着金丝边框眼镜,端着一杯咖啡。










山海试下水,人多就写

山海(獒龙蟒)1

是夜。

张继科趴在远处的高地上,然后站起来,走得很慢。

左臂已经中了一枪,他在诺大的森林里走走停停,悄无声息。

1.

“嘭”猎枪发出强烈的声响,枪口迸出火花。

鸟兽四散。

清脆的口哨声从马龙嘴里传出,一旁众人叫好。
他击中了一只鹰。

打猎对他来说,不说轻而易举,不过总归能显上一手。

能打中这只鹰,他倒是没有料想到。
射程太远了。

只不过没能给拾回来邀功。

看到许昕打中一头野猪,马龙翘起嘴角。

“不错”马龙走过去接过他的枪。
“是。听说,你家老头上个星期过世了,缅怀。”许昕嘴上这样说,神色却是异常飞扬。

“过去了就过去了。”马龙似乎还想再说什么,但在这样的场合,终究没那个心思开口。

今天是以M氏为首的商业宴会,往年都是马龙的父亲来组织,今年由于父亲过世仓促的原因,马龙接手宴会有些棘手。

最终将宴会定在自己家在深山里的一栋别墅,山后有一片猎场。

许昕是自己的弟弟,马龙记得自己十岁时第一次见他,他母亲真漂亮。
也就是自己的后母。
许昕却的的确确不是自己父亲的孩子,他母亲嫁过来的时候,许昕已经八岁了。

“天色不早了,回别墅吃饭吧。”马龙叫许昕。

于是那群所谓的公子哥一拍即散,七零八落地沿着小路从猎场折回别墅。


“嘿,你过来。”许昕用手指了指马龙一旁的跟班。

“过来啊。”许昕笑着催促。

马龙看到许昕凑在自己跟班耳边说了什么,可他听不见。

可能是许昕声音太小,也有可能是自己右耳听力有疾。

“再说我一枪崩了你。”马龙也同样笑着对着许昕调笑。

“好,回家。”许昕笑咪咪地走过来揽着马龙的肩膀。

马龙突然想起,许昕过十八岁生日的时候,自己对他的敌意。
那时候朝夕相处了八年,对他的敌意不仅没有半点消减,反而与日俱增。

我并不是什么好人,我也希望你不是。

然后送了一把猎枪作为生日礼物,“别废话,比一场。”
那一年的冬天异常的冷。

_

“你还搬回市区来住吗?”马龙在换衣间里脱下长靴。
“不会吧,应该。”许昕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。

“难受吗?”马龙把衣服换下。
“什么?”许昕动作快,已经换上西装。

“……”马龙对着镜子整理衬衣。
“习惯了。”许昕坐在一旁的软椅上斜躺着看马龙。

“我说,要是寂寞的话,搬回市区?”马龙换上鞋。又补到“我是在担心这里的生态快被你破坏殆尽了。”

“不寂寞。”许昕站起身。

“吃饭去。”
马龙走进许昕,许昕下意识躲了躲。
“领带,没人教过怎么系吗?”马龙伸手将许昕的领带解下来。
许昕跌坐在软椅上。

很快恢复常态,“是没人教过。”许昕从马龙手里将领带抽出。
马龙手里一空。

“我教……”马龙话未说完,许昕已经走出换衣间。

马龙对着关上的门把话说完,“我教你呀。”













点梗

过几天半期考试完之后应该会开新文。
现在脑子里有一个獒龙的明星科水果摊小贩龙
哈哈哈哈哈略杰克苏

大家可以猜一猜在第二世尽头马龙到底有没有抹去记忆。还有控制这个循环的人是谁

开往春天的地铁 真相 (獒龙)

真相

返回……

返回……


“你听说过莫比乌斯环吗?”
将一条纸带旋转180度,首尾相接,便完成了这个伟大的魔术。
正面是你,反面是我;

“是否进入循环?”

少年没有犹豫地,“是”

不过他最终还是为这个已经踏入循环三次的少年选择了“否”
他自认一直以来都不懂少年心事。

不要再来了。

“是否抹去记忆?”
“否”

他看到少年闭着的眼睛,睫毛一颤,滑落一颗泪滴。
他按下了否。





那你听说过诺尼斯尔顿现象吗?
世上的人很多,每天都有人会逝去,但往往只有万分之一的人,大概可以感受这种现象。
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执念太深。

张继科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,他每一次都能够体会到诺尼斯尔顿现象。

可能是三次死亡以来,都带有不同,或是相同的执念。


张继科醒来的时候三次的记忆鱼贯般入脑,


一,

“喂?”张继科接到一个未知电话,“什么?”张继科头痛欲裂,通宵灌酒并不好受。

“你好,我是马龙。毕业于m大学。我在你家小区门口,你不是需要补习吗?”一个好听的男声传入张继科的耳朵。

“没有啊,我没有叫你啊。”张继科站在街上踢着石子。
“是你的父母委托我在这三个月看好你。”

自己的父母这三个月倒是的确没有在家,自己的父亲也的确是m大学的教授。
“哦”
“来小区门口,我进不去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张继科仔细的打量着马龙。
白,真白。

“你回去吧,我不需要补课,我父母问起来你就说你来过就行。”张继科整理好自己的外套。
“我……我也不会影响你的。”马龙挠了挠头,说话有些磕巴。
张继科看到他的额角也出了些汗。
一副委屈的表情。
“……”

“我自己打电话给我爸说就可以,这样行了吧,不会为难你。”
“不用不用,我之前也给高中生补过课,那个……我,就是……”马龙越说头越低。
“我现在打可以吗?”张继科举起手机拨出号码。
马龙神色紧张。
“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”

“唉,你来我家吧。”

……

“留下来吃完饭再走吧?”张继科抬头。

“我请你啊?我带你去外面吃呗。”马龙倒是慷慨。

“我不要坐地铁。”张继科吐了吐舌头,想想满车厢的人他就难受。

也是,大少爷怎么会坐地铁和自己跑到外环呢。

“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?”马龙坐正。

“可以!”张继科看起来有点高兴。

……

“早上好!”张继科把篮球放下,用手轻轻扯了扯发带,打篮球出了一些汗,弄得他有点痒。

阳光下马龙站在不远处,朝他挥手。
嘴巴一张一合,应该也是在说早上好。

他和马龙在一起了。
就在上个星期。

……

“画得挺好的,不过题没做对。”马龙对他笑,止不住地笑。
函数旁的小龙画得有点扭曲。

“会继续努力。”张继科说完也笑了。

马龙不知道他说的是会把这条小丑龙画得更好看,还是把题做对。

……

“喂,我们去坐摩天轮啊。”马龙在游乐园里向张继科询问。

“可以啊。”张继科刮了一下马龙的鼻子。

“听说……听说在最高点……”摩天轮已经快升到最高点了。

“和爱人亲吻的话,会幸福一辈子噢。”张继科眼睛抑制不住地露出笑意。

“诶?你怎么知道?”

马龙个小笨蛋,电脑里查的攻略也不知道删。

“马龙,”
“?”
“你爱我吗?”


“我想,是爱的。”

烟火绽放,张继科覆上马龙的唇。

“下辈子也一定会幸福的。”张继科朝着马龙一笑。

……

“太幸运了,这是最后一个噢~”店员打趣道。

张继科把玩具塞到马龙手上。

……

“来接我?”马龙站在酒吧门口看着面前的张继科。

“不然?”
“好。”马龙有些欣喜。

……

“恭喜毕业噢。”张继科拿着相机站在马龙旁边给他照相。

……

“你能给我和他照一张照片吗,对对,就在这。”马龙拦下一个路人。

张继科看到相机里两人的笑脸,他是真的开心。

……

“诶,你们学校墙壁怎么,变粉了?”张继科问。

“因为我们互相爱慕。”

“什么?”张继科走神了。

“没什么。”马龙扭过头。

“你就告诉我嘛。”

“永远不会给你说了。”马龙做出一个鬼脸表达他对张继科走神的不满。

“切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……

“你怎么做到的。”

深秋的麦田,金灿灿的坠满麦穗。虽然在夜晚,但每一株的末尾都挂有一小颗发着暖黄的小灯珠。

真温暖啊。

“明年你生日想要什么颜色?”
“红色?”
“那在下一次呢?”
“蓝色吧?不过我还是喜欢暖色调。”

……

“在干嘛?酒吧的工作辞了吗?”张继科坐在吧台旁边给马龙发微信。

……

“你们干嘛?放开他。”张继科朝着围着马龙的人吼。

“哟哟哟。”
“放开他。”
几个人把马龙放开,手上拿着刀。还有一个在打电话。
“胆子挺大。”

张继科拉起马龙就跑起来。

……

马龙摔跤了。

……

张继科最后的最后只记得自己倒在街边路灯旁,好像还绊倒了人。




“是否进入循环”

两人都选择了是,同样的都下一项都选择了否。

毫无差别地,同样的结局。


“是否进入循环?”

“是”
“否”

“是否抹去记忆?”

“否”

后一个少年是否抹去记忆,大概没有人会知道。




张继科开始等待十七岁,那一年他就会遇上马龙,可是并没有,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错,自己选的是进入循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