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气

喜欢几次 (蟒龙/獒龙)


本章bgm:非你不可——金圣圭

3.
马龙醒来的时候看到张继科在前面穿衣服。
“几点了?”马龙伸了个懒腰,昨天迷迷糊糊地洗了澡倒头就睡了,恍惚记得许昕说自己一定要去他婚礼,还说了什么有点记不清了。
“11点50。”张继科照着镜子把领带打好,“伴郎的衣服已经送过来了,你的衣服在床上。”一套黑色的西服叠得十分整齐。
马龙看得出来张继科有点恼怒,暗想估计是不满自己昨天喝得太多。
“不一样吗?”马龙提起衣服比划。
“我和你的大概体型不一样吧,你的好像更修身一些?”张继科穿好了,“领带的暗纹好像也不一样。”
马龙快速起身,动作麻利的洗漱完毕换上衣服,婚礼定在下午两点,不过还是要先去看一看,帮忙打理一下情况。
“走吧。”
“你不吃午饭吗?”
“你不是也不吃吗。”马龙反问。
“那走吧。”
“我昨天也是太高兴了,”马龙想辩解点儿什么。
“我知道,没怪你。”
“嗯。”

阳光正好,碧空如洗。难得在这个季节出了大太阳,有点热得慌。
婚礼举办地选在了远郊的一栋小城堡,请的人不算太多,都是比较亲密的朋友,家人。山底外围有大量记者,绝大多数是想来采访许昕的,但来采访张继科的,大概是百分之百。
张继科和马龙所乘的车刚刚开到门口便被拥挤的人流堵住了,车窗边站了很多记者。
“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是什么时候的车?”马龙扶额。
“早上只有我们两个没有去接亲的。”张继科咳嗽两声。
最后张继科摇开车窗随便回答了两三个问题以后,车子驶入静谧的坡地。
婚礼现场被大束大束的粉玫瑰包围,点缀了一些水晶挂饰,随处都能看到许昕和姚彦的婚纱照和装点的饰品,连平常对这些一点都不敏感的马龙,心好像也有点动,不知道是因为花,还是因为人。
不过最让马龙欢喜的是每一朵粉玫瑰的旁边,都有一株满天星。
马龙很喜欢满天星,他不知道许昕知不知道。
“龙,你说我们要办婚礼吗?”张继科有心想逗一逗马龙。
“办什么办啊,我又不是女人。”马龙笑着回头。
其实还是想的。

马龙在休息室里看到了坐在镜子边的许昕,看样子应该在打扮,安安静静的,衣服也还没换。
“姚彦呢?”马龙走过去扶着许昕的肩膀,从镜子里看他。
“在另一个房间化妆呢。”许昕抬眼上下打量了一下马龙。
“吃饭了吗。”
“这都几点了,当然吃了啊,师哥~”最后的师哥有点撒娇的意味,许昕又转过去闭上眼,任凭化妆师在他脸上忙上忙下。
“好看,真好看,龙队你穿西装真的好看。”
“哟,哪儿有我们大蟒风度翩翩啊,继科儿你快来看看,许昕这嘴凭的。”
“本来就好看嘛。”张继科过来揪了揪马龙的小耳朵。
“嘿!”
“我和马龙先出去了啊,等会儿别给我怂,啊。”张继科捶了捶许昕的肩膀。

-
11
张继科鹿特丹一战成名,无数媒体的拥猝,来自队友发自内心的祝福,一时间晃得张继科回不过神。
多么闪耀的荣光一下子,全都照在他身上了。

马龙却生病了。

张继科和许昕回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,马龙因为身体不舒服先回来了。大概是太累了,许昕和张继科倒头就睡了,第二天一早许昕去敲马龙的门的时候,半天没人开,才发觉不对。
许昕用力推开门,看到马龙蜷缩在床角,被子被搅得乱糟糟的。许昕走过去才发现马龙头上密密的细汗,表情有点扭曲。
许昕是真的慌了,他晃了晃马龙“马龙,你醒醒。”许昕很少直呼马龙的名字。
马龙一醒更是难受得不得了,一直在哼哼。
“马龙你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?”
“肚子疼,恩……”
许昕把马龙扶到自己身上,又把张继科叫来了。
张继科一看也慌了。连忙打电话给教练,最后决定许昕先送马龙去医院,自己去找教练。

阑尾炎,需要立刻手术。一群人全坐在手术室门口,许昕觉得那好像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张继科抽烟。

六个小时。

“手术比较成功,病人要好好照顾。”
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来,“没事了,没事就好,这样,你们先回去休息,我在这照看着,半夜谁来换一下。”秦指发话。
“我不回去,我守着,现在。”许昕一屁股就坐在了床边。
“我待回儿来换吧。”张继科打了一下哈欠。
秦指点头表示同意。

-
“接下来让我们有请新郎,许昕!”婚礼主持人站在台上有些兴奋。不过显然,有些燥热的天气让他有点不自在。
随便开了几个小玩笑之后,伴郎伴娘团也陆续登场。
重头戏的新娘最后在众人的祈盼下,挽着父亲,缓缓从红毯的另一边走来。
一身雪白的婚纱,一层一层,沐浴着阳光,用方博的话来说,就是“贼好看了。”

之后也是一些走形式的事,比如谈谈情感历程,回顾回顾以往,展望展望未来,看一看短片。
“请问新娘,你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位先生,为你丈夫吗?无论是贫贱与富贵直到永远吗?”司仪大声的提问,很激动。
“我愿意。”姚彦的语调有点俏皮。
”那么请问新郎,你愿意和你身边的这位小姐结为连理,无论是贫贱与富贵直到永远吗?”

许昕好像走神了,半天都没有作答。
“哈哈我们新郎好像太紧张了,没有关系,一定是我们新娘太美了,新郎都看呆了。”
司仪帮着打圆场,台下一片哄笑,气氛融洽了起来。
“那么,我们新郎,愿意和你身边的这位小姐结为夫妇,无论是贫贱富贵都直到永远吗?”
马龙好像看到许昕看了他一眼,或许是阳光太晃眼。
“我愿意。”许昕笑了,不知怎地,马龙觉得他笑得有点酸涩。

“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。”
姚彦把礼盒打开,拿出中间的那枚戒指,轻轻地给许昕戴上。
许昕同样把戒指拿了出来,但是出乎人意料的是,
他向后退了一步,转向马龙,把戒指举起。
许昕又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下午,他和马龙的初次见面,那个脸上砸了个小包的人,淡淡对他微笑的样子。
阳光也好似现在灿烂。

马龙在那一瞬间有点想嚎啕大哭,他一直以为只有自己,在和许昕的这场战斗中只有自己在坚守。
有些太晚了。

理智瞬间战胜情感,马龙没有说话,机械性地笑着摇了摇头,用手把许昕扶了扶,许昕没动。
最终马龙把许昕推了回去,马龙觉得有点虚脱。
他知道他已经把自己的下嘴唇咬破了,手指也因为用力而发白。
之后司仪又是怎样开着玩笑,许昕又是怎样插科打诨,一旁的张继科又对自己说了什么,马龙都不知道。
他只知道他以前所希望的所有所有,在刚刚那一刻,他亲手推开了。

再来一次,马龙还是会把那枚戒指推回去,现在的他们已经不一样了。
可是如果是几年前,他估计会一把攥在手心,论是谁来抢都不放手。

张继科分明看到马龙的眼睛红了一圈又一圈,却一滴泪都没有流出来。
他也突然知道自己和马龙的西装是哪里不一样了,是袖扣。
马龙的袖扣,和许昕是一对的。













评论(35)

热度(1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