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气

开往春天的地铁(獒龙/蟒龙)

有人看的话就写吧,只是心血来潮的产物,没什么亮点,没人看就弃。

1.
“走了啊!”马龙左手拿着钥匙锁门,右手端着一盒牛奶,嘴里还叼着一片面包。

大学生活对于马龙来说其实并没有传说中的愉快,高考超水平发挥考上了这所重点大学,自己的基础不好,只能一个劲的学,往前赶。
现在是大四了,同学都在外面的公司开始了见习生活,马龙却打算回老家。
自己家并算不上富裕,只是一个平常小镇的普通家庭,父亲很早就已经去世,母亲身体也一直不好,他想回家去,随便找一份什么工作就好,能照看照看自己的母亲。

不过现在他还是需要在这个大大的城市里打拼,他打了三份杂工,早上给初中生或者高中生做家教,下午在一个工作室做设计,晚上还要去酒吧当服务生。
许昕曾经数落过他,“你这样就是出卖劳动力!一个211重点大学的学生你这样真的不值。”
马龙只是笑着回答:“报酬很多。”

马龙大三的时候就已经搬出了学校宿舍,住在了学校旁边一个小公寓楼里,许昕就是他的室友。

马龙今天早上要去的补课地方是城中心的,他需要搭乘地铁三号线,换乘一号线,再走上十分钟才能到达。
“对不起先生,您如果没有门禁卡的话是不能进入该小区的。”一位保安将马龙拦下。
远处有一群高中生熙熙攘攘,在打打闹闹,应该是喝了酒。

这里是M市著名的富人小区之一,马龙知道,可是他打了很多次雇主的电话,没有人接听。

没办法,马龙想折回自己的公寓,再婉拒这家的补课需求。
远处走来一个少年,眯着个眼睛,牛仔外套挎下一半搭在胳膊肘,里面的T恤倒是很白很干净,还带了眼镜,不过仍是一身酒气。

马龙想着再打一次,不接就算了。
他就这么一按,旁边那位少年的手机就响了,马龙看到他走到街边去接电话,边走边踢石子,可能是看得有点久,又转过头来盯着自己的脚尖,
“喂~”电话接通了。
“您好,我是马龙,今天要来你家补习的。现在在小区门口进不去。”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电话那头一定是挂断了。

“嘿!”马龙就差没摔手机了,抬脚就走。

没走两步衣服领子就从后面被抓住,马龙轻,一提溜就退了好几步,重心不稳一下往后就倒了,马龙一下闭眼,恍惚中有人将他接住。
等他再次睁眼的时候,看到的便是一张打哈欠的脸,“你干嘛啊!”马龙挣扎着推开那人站好。
定睛一看,就是刚刚那个少年,只不过牛仔外套又穿好了。
“你是马龙?”酒气全都吐在马龙脸上。
“是,我是。”
“哦,走吧,给我补课。”他把双手交叉放在脑后,也不管马龙,慢慢地往前走。

果然,这次保安没再拦马龙。

“进来啊。”张继科在门口换鞋,盯着新来的补课老师看。
“哦。”任凭马龙再眼拙也看得出这家人的富裕程度。
如果他要是知道这个小区就是张继科家开的,可能是再不会来了。

“我叫张继科,现在是九点,我迟到了,但是钱不会少给你的。我父母不在国内,你算是我自己雇的吧?希望你能对我负责,同样地,我会好好跟你学习。”张继科拉开自己房间的门,里面有两个套间,一间类似书房。他想到前几天在外面和一帮哥们喝酒打赌,鬼知道惩罚为什么会是打电线杆上的电话,望着一电线杆的重金求子,治疗白癜风和色情小广告,最后拨通了一张补习课程的电话。
不过他倒是真想补课,尽管肯定不会在这种路边找。

“我现在是高二,这次联系你是想补数学。”张继科抬眼看马龙,比自己的T恤还白。“吃早餐了吗?”
“吃了。”马龙边说边擦了擦嘴角,好像还有面包屑。
“我是马龙,还是大学生,你叫我名字就行。”马龙从包里拿出资料。

搞得自己才是学生一样。

学习的时候张继科倒是很认真,也会偶尔提一下问,主要还是在做题,也不用马龙讲解,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书桌前自己做自己的。

“115。”马龙把刚刚给张继科的数学卷子拿过来改。
“你的数学并没有差到补习的地步,成绩比较理想,需要拔高。”马龙目光灼灼地看向张继科。“何况你还喝了酒”马龙皱了皱眉把卷子递过去。

“那你就给我拔高。”张继科又嗅了嗅自己“味很重吗?”

马龙笑了笑不置可否。
“切”张继科哼了一声站起来,想去洗澡。
“今天的补习就到这里了,主要是看看你的基础,那我先走了。”马龙看了一眼表,已经十一点半了。

“诶!等我洗完澡请你吃饭啊。”张继科在房间里晃来晃去。
“不用了。”马龙把书本收置规整。
“哦……”
看到张继科有点失落的表情,马龙又改口了“我请你?”
“可以。”张继科正在脱衣服。
“在客厅等我。”

评论(16)

热度(8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