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气

少年情(獒龙)2

大家帮忙想想虎妖用谁,这个人物还是挺重要的。

二.失交
此人竟然是传说中的月明!是那个江南的仁义之徒?
张继科有点鄙视,用偷盗的方式,算什么呢?
来不及思考又向顺着飞镖来出望去。
张继科追了三天三夜,每一次当张继科即将失去线索时总会有提示出现,对着那些衣料,或是发丝,张继科有点无奈。

但当他看到眼前的洞穴时,原本的疑虑也被一时的欣喜所打消,他再也无法等上一秒,向洞穴处奔去。

是空的。
张继科有些懊恼,“呀”发泄似的吼了一声准备离去,他才几岁呢?还是个孩子吧,17岁,他有点想要逃。
一块丝巾飘飘悠悠落了下来,上面写着:“抱歉,开个玩笑。”末尾还画了一个笑脸,张继科捡起。
丝巾上又是那种香味,他将丝巾叠好放入怀中。
张继科暗想此人太恨,自己也太倒霉单纯,一转身便看到了放在地上的尚方宝剑,的确和樊振东说得一样,腐烂不堪,这也算一种收获吧?张继科自嘲似的笑笑。

有些有趣。

果然还是少年,风轻云淡,心情马上有明朗起来。
拿起剑原路返回,才发现从这洞到蜀山只剩五里不到,自己也没察觉,贼怎么可能往蜀山跑呢,想着便一边探身走路一边傻笑。
走着走着脚边一热,低头一看,是一只正在熟睡的老虎,张继科不敢惊动老虎侧过身准备通过,谁知那老虎反口一咬便咬中了张继科的小腿,再加上膝盖处几天前接下一脚,“啪”地一声便跪倒在地,往身上一模,樊振东的剑早就扔了,尚方宝剑又破又烂根本用不成。

这是什么情况?!
张继科连忙反手握住那老虎的脖子,只见那老虎一番动弹便化成了人形。张继科心中一惊松了手,原来是妖。
抬脚却发现那妖已经奄奄一息,估计刚刚应该不是在睡觉,是饿得发昏才饥不择食咬上了自己。可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,三天没吃东西也是饥肠辘辘。
“救不了你。”说着摸摸了那妖的头。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那妖,却又不忍,反正离蜀山也不远了,一狠心,把那人背在身上便赶赴蜀山。

此时正午当空,蜀山弟子早已乱作一团,继科师兄已消失四天,师傅却也一点也不急,既不下令寻找,也不让人抓贼。振东师兄也不急,心情看起来还不错。

直到看着满脸泥污的张继科出现在蜀山山脚时,才是慌了。
当时那虎妖已经昏在了张继科背上。最可笑的是,所有弟子都以为虎妖是盗剑的人,几个胆子大的都气势汹汹地上前准备捉拿,张继科哭笑不得,喊道:“周雨,你务必救活此人,顺便让人备好洗澡水和吃的。”又露出明媚的笑容。
周雨连连称是,让人把虎妖扶了下去。

周雨是蜀山入门弟子中最小的,但是和张继科却格外要好,周雨一直把张继科当作亲哥哥看待的,张继科很信任他。夏言正准备让人扶张继科,张继科一挥手,周雨便知张继科是要去找掌门还剑,便让出路了。

张继科耗出最后三分力从山脚腾到阁中,轻叩阁门,得师傅一声唤便进了阁。
“如何啊?”肖战端起茶喝了起来。
“师傅,弟子武功欠佳,只找回了剑并未带回人来。”他说着拿出尚方宝剑,一躬身怀中落出那块丝巾。
“你仔细看看,这只是剑鞘。你啊,不要太心急。”肖战捡起那块丝巾递于张继科。

又被耍了。

“这……是弟子思虑不周。”他觉得自己很笨。
张继科把所遇之事全部说出。他一直在仔细观察师傅的表情,没把贼抓回来,剑也只有鞘,有点怕师傅发火。说到月明大盗时,师傅却很平静。

但在说起遇虎妖的时候,他看到师傅神色一紧,只一秒,又恢复平常。
“现在虎妖正宿在山脚房舍中。”张继科说完便觉身下一沉,昏了过去。小七从帘中走出连忙扶起,从外面叫了几个师哥扶了出去。
“你还要瞒他多久?”小七挑眉望着肖战。

“你怎么老是躲在帘子中,还有连称谓也没有。”肖战答非所问,又开口:“你若想继续学医就少说话,否则你这年龄去习武也不晚的。”
小七自知无话可说,瞪了一眼便出了阁,肖战笑到这儿子连瞪眼都与自己如此像。
怎么会舍得让你去练武呢?

“东哥你干嘛呢?”小七出了阁门便看到了樊振东愁眉不展。
“你继科师兄拿我的剑走就罢了,还给扔了,我能不生气吗?”樊振东其实是在担心张继科,又不想让小七也操心便胡诌了一个理由。

不过事实上他对张继科把他剑丢了这事,他还是有点生气的。
“这样啊,太坏了,明天我去看他给他扎两针?”小七一脸奸笑。
“小七啊,刚刚方博找你。”樊振东试图分散小七注意力,小七的针他尝试过,一个字疼。
“哦,我去找他和我一起去,顺便让他带几副苦得要死的毒草帮你惩罚继科师兄。”

显然樊振东计策失败了,他为张继科默哀五分钟。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