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气

开往春天的的地铁(獒龙)6

本章甜完后,巨虐,享受暴风雨前的平静吧。然后真相就会大白,怕虐的同学可以只看结局1/2,不怕虐的可以看完。

不过现在还是甜的,大家放心。

6.
走进这栋大楼的那一刻,张继科吃了一惊。
张继科自认从小到大家庭还算富裕,父母都是知识分子,姥姥姥爷也都是高等军官,稀奇玩意打小就见得不少,就算是现在,在国外的父亲也时常会发一些还算先进的东西给自己。

可这栋大楼,外观看上去非常陈旧,但当你踏入它一步开始,你就会自叹不如,墙壁张继科不知道是由什么做的,像是荧光屏,不停地变色,应该是有什么控制,可是也没什么规律。
整个大楼楼梯中空,从一楼就可以看到六楼的情况。
张继科随着人群往礼堂走去,在四楼一个大厅里。
装潢和其他楼层又不一样,暗红色的背景,庄严肃穆,却并没有用老式的垂感丝绒。
那种材质,张继科也说不清楚,很跳跃的感觉。

张继科落座。

许昕虽然和马龙并不是一所学校,但同样也在这一天举行毕业典礼,理所应当的,来不了。
于是那张票,马龙给了张继科。

在张继科第三十次快要睡着的时候,马龙上场了,他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,并演讲。

这应该是张继科第一次看到马龙穿正装,打领带的样子,今天的马龙和平常很不一样,他现在非常有自信,谈吐有力,声音温柔。

不过还是很乖。

张继科耐心地听完,等待马龙下台。
“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张继科不等马龙坐下,自己先站起来。

“我待会儿还要接受颁奖呢。”马龙尽量压低声音。
张继科当然没给马龙选择的理由,牵起马龙便跑出礼堂。
马龙想大喊你干嘛呢,又碍于礼堂里的安静出不了声。

跑到一楼的时候,张继科发现只要是他和马龙跑过的地方,周围的墙壁都变得粉红,又逐渐向两侧变淡。

“你们墙壁什么材料做的。”
马龙没回答,整理了一下领结,有些生气。

“你先跟我出来,装这么久不累吗,都要毕业了。你啊,明明一点也不乖。”
马龙听到这句话脸色一滞,又很快恢复常态。
“去哪儿?”马龙把刚刚理好的领结又扯松。
“送你的毕业礼物。”

当张继科开车将马龙带到海边的时候,马龙心里起了一些波澜。
“那谢谢你了,我们能回去吗,我有点冷。”
“而且你这算未成年人驾车吧。”

“你下车看看啊。”张继科边说边把自己的衣服外套脱下披在马龙身上。

“这样可以吗?”张继科拉开车门的一瞬间,马龙可以看到整个海滩。

整片海滩都被发着荧光的漂流瓶填满,一直绵延到看不见的尽头,海风有点大,马龙把张继科的外套拢了拢。

“这次是蓝色的。”张继科看向马龙。
马龙疑惑的回头看张继科。

“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。”
“可以啊。”马龙已经渐渐习惯张继科的无厘头。
尽管这个游戏还有些幼稚。
“每一个漂流瓶里都有纸条,我们来猜拳,输的人就要去选一个执行噢。”
两人坐在沙滩上,旁边有篝火。

“剪刀石头布。”
张继科故意出了剪刀,他知道马龙要出布。
可是马龙出了石头。

“哈哈,你输了。”马龙笑着指了指张继科。
张继科随便选了一个漂流瓶,
“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马龙打开纸条
“有啊。”
“你这些自己弄的吗?”
“当然不是啦,我让我朋友弄的。”张继科自动忽略整个下午在这忙碌的他。
“哦,我就说吧,这么无聊的题目肯定不是你提的。”

“去选一个吧。”张继科把手向后放撑在沙滩上。
马龙输了,他觉得他该出剪刀,可最后他还是出了石头,正中张继科的布。

“和你身旁的人自拍一张。”张继科大声的念出来,那张纸条上写的明明是给喜欢的人打一通电话,张继科百分之百可以确定马龙肯定要打给许昕。
所以他瞎编了一个。
“可以。”马龙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却发现没电了。
“用我的照吧,反正也是我们照。”张继科递出手机。
马龙笑了笑,我是怕许昕联系不上我啊。

“你们学校的墙壁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啊?”张继科不知道怎样才能知晓这个答案。
“不告诉你。”

变粉红的意思又是什么呢。

“1,2,3!”马龙按下快门的那一刹那,他感到左脸颊一阵湿热。
他从手机屏幕里看到,那一刻,张继科亲他了。




评论(2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