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气

开往春天的地铁(獒龙)5

这章有的地方看不懂的同学不要担心,到结局的时候就知道了,不过大家可以猜一猜。
离结局还有一阵时间。



5.
“咳咳”张继科佯装咳嗽,在这宁静的巷子里声音有些刺耳。
那群人果然转过来盯着看张继科。

“小子干嘛呢。”一个高个子的人走过来,年龄和张继科相差不大。
张继科站着不说话,卫衣的帽子把他的上半张脸遮住。

那个人又在张继科肩膀上推搡了一下,张继科向后踉跄几步。
从这到我家还有两条小巷,只要到了小区门口就可以,张继科如是想。

看到张继科这副样子,那人笑出声。

那群人又转过去,张继科在这时突然冲过去拉起倒在地下的马龙。

马龙被人牵起,然后是极速地奔驰。
之前在心里的计划的确是不做数的,跑起来的时候才知道,根本无法预计方向。

也可能是自己想跑得久一点,这样的话,牵马龙手的时间就会长一点吧。

张继科先带着马龙绕了一个巷子,将身后的人甩掉,又朝另一个方向跑去。

“嘶!”马龙吃痛地叫出声,他被一个东西绊住脚,一下摔倒在地上,手被磨破皮。

实际上不是一个东西,像是一个醉汉,倒在了路边,身子是弓起来的,像一条蚯蚓,不过仔细辨认,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年轻人。

张继科回头看马龙,脚步停下来,在周围张望,确定不会再有人来的情况下,他放开马龙的手,扶他坐起来。
“没事,谢谢你啦。”马龙站起来弯腰给张继科鞠躬。
张继科居高临下的看着马龙,意识到马龙应该是没认出自己。
巷子里的路灯一闪一闪的,灯光昏暗,可能是电压不稳。

张继科戴着帽子的头摇了摇。

不用谢。
张继科强压着想说出自己名字的心,终究是没有出声。

“我可以自己回家,真的谢谢,有缘再见。”马龙想挤出一个微笑,可是不知怎的,觉得在这里心情凝重,抑制不住的悲伤。
马龙看着对方埋在阴影里的脸。
大概是不想让我知道是谁吧。

不过,
谢谢。

马龙把手摇了摇示意离开。

望着马龙渐渐远去的背影,影子也在前方一个拐角消失,张继科把连帽衫的帽子一把摘下,眼角落下一滴水渍。

像做了一场大梦。

张继科也慢慢朝自己回家的路走过去,是相反的方向。

还好现在还早,还没到结束的时候。

看到显示屏上睡眼惺忪的马龙出现在自家门前敲门的时候,张继科还没有起床,但他还是顺从的把门拉开了。

“今天你没迟到。”马龙站进家里。
“是你来太早了。”张继科看见马龙额头上有擦伤,嘴角也有点瘀血。

“唔,来早了。”马龙利索地把鞋换了。
“许昕也是挺猛的。”张继科玩味的看着马龙脸上的伤,和走起路来明显的不自然。

但其实他想说的是,你没事吧,伤怎么样了,身上伤着哪儿了,
你还好吗?

“别瞎说啊。”马龙把腿抬起来,假装要踢张继科。

张继科脸上嬉皮笑脸的,眼睛却紧紧盯着马龙露出来的内脚腕上,一条从脚踝到小腿中部的骇人伤疤,很细,看起来很新,应该是昨天晚上摔跤的时候弄的,像是被什么挂到的。

_
今天是马龙学校的毕业典礼,张继科从早上补习时的对话里得知。
现在已经快入冬了,补习近两个月,张继科现在的数学基本可以达到130分左右,不过马龙总是埋怨他,无论简单的题还是难题,都考得差不多分数有什么好骄傲的。

张继科第一次来到这所大学,这里也是他父亲曾经读过书的学校,校园里人来人往,现已是傍晚,天已经黑透了。

远处那一栋便是道德讲堂,马龙的毕业演讲将在那里举行,那是一栋并不起眼的红砖房,大概有六楼左右,外面布满爬山虎,春天的时候应该会很好看,不过现在这个季节,只剩下了一些枯藤和残叶。
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