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气

开往春天的地铁(獒龙/蟒龙)7

下一章结局。

放文

7.
屋外的雪下得有点大,漫天飞舞的雪花将大地装点。
用马龙一个南方孩子的话来说就是,看着就冷。
不过屋内的暖气开得却是很足。

“希望你以后可以考一个好大学噢!~”马龙从椅子上拿起自己的羽绒服外套。

今天是他给张继科补的最后一节课,三个月来每个周六周日的早晨八点都是他们一起度过。

“你要去哪儿呢?接下来”尽管知道答案,张继科还是执着的问了下去。

“我要毕业了啊,回我老家呗。”马龙把围巾围上。
“哦。”
“记得时常来往噢,你把你老家地址给我。”张继科穿着一件驼色毛衣站在门边。
“什么年代了都,电话,微信啊。”马龙笑。
“我……我高三不用这些了,我要好好学习。”
“好好好。”马龙又从包里拿出笔和纸,走回屋内一笔一划写着。

“给。”马龙将纸片递给张继科。

“这个送你,你不说写地址我还差点没看见忘记了。”马龙从包里翻找出一个东西。

不就是那个玩具吗,一个小龙,看起来有点旧了,应该是经常带在身边。

“当时在游乐园的时候看到就买了,觉着挺像你画的那个。”马龙看到张继科没有接过去,用手抹了抹鼻子。
“你要是嫌弃的话,我拿回来了啊。”马龙把手收回来,玩具却已经在张继科的手里了。

“原来是你买了最后一个。”
“什么?”
“没。”张继科一翻那个小龙肚子上的小包,翻出一张叠好的纸,打开,115。
自己第一次补课考试时的卷子,边上画了一个差不多的小龙。
“像吧?”马龙用手指了指玩具,又指了指函数边的画。
“哪儿像了,不像不像,我全拿走了啊。”张继科一下把卷子塞回小龙的包里,生怕有人给抢了。

“不说了,我走了啊,再见了。”马龙笑眼弯弯。

一步两步,三步四步,在张继科家院子里踩出一个又一个或深或浅的脚印。

“马龙!”

马龙回头,

“没什么,再见。”

马龙,我们回见。

-
十天后,

“耳朵都给冻红咯。”许昕用手捂了捂马龙的耳朵。

“其实没这么冷。不过我老家那边肯定比这边暖和很多。”马龙站在地铁站边,准备搭乘三号线再转乘航空轻轨,最后到达机场,离开这个城市。

和许昕一起。

“手机响了。”许昕提醒马龙。

马龙翻翻找找,接听。
“喂。”地铁站人声嘈杂,马龙听得模糊。

“你……你今天要走了吗?”,“我是张继科。”
“喂,……什么?”马龙耳边地铁站的广播循环在他的头顶。
“请搭乘2号线的乘客……下一站……”

好像是广播。

“我们要搭乘3号线吧,这里刚刚说是2号线。”马龙将手机远离耳朵,转过头问许昕。
“没有啊,这里是3号线,楼上才是2号线,你听错了吧。”
“哦。”

“喂。”马龙又朝着电话那头说。
“嘟…嘟……嘟……”
这小子乱挂电话的臭毛病还是没改啊。

“走了。”许昕从背后环住马龙。

马龙透过窗户看向外面,轻轨穿过这个城市的中心地区,他看到了张继科家的小区,远远的不太清楚。
轻轨仍然在不停地前进,他使劲把头探到窗边,看到了那片海滩。

飞机起飞的那一刻,马龙在杂志上看到了张继科的父亲的采访。
他用了执着来形容他的儿子。

-

“诶诶诶!朵朵你别乱动啊,等爸爸来再吃。”马龙把那个小女孩拉到桌边。

“爸爸!”朵朵靠在马龙身上晃来晃去。
“就吃一口。”
“好!”

“你别太惯着她了。”许昕开门进家。

许昕和马龙现在已经三十了,通过几年来的打拼,现在的他们工作很稳定。马龙在当地高中当了一名数学老师,许昕也在一个企业单位当了一个小经理。
他们五年前在孤儿院领养了这个孩子,小名叫朵朵。

“这有你的快递。”许昕换好鞋,把从楼下门卫室取的快件递给马龙。
“好像是妈给送过来的。”许昕又补充到。

“我没有买东西啊。嘿,你吃几口了!”马龙说着话转过脸又对着朵朵说。

马龙走过去接过快件,发件人是一个叫做夏天的人。
马龙并不认识,但收件人写的是自己的名字没错,填的还是旧地址。
他把它放在沙发上,“先吃饭吧。”



评论(4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