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气

开往春天的地铁 真相 (獒龙)

真相

返回……

返回……


“你听说过莫比乌斯环吗?”
将一条纸带旋转180度,首尾相接,便完成了这个伟大的魔术。
正面是你,反面是我;

“是否进入循环?”

少年没有犹豫地,“是”

不过他最终还是为这个已经踏入循环三次的少年选择了“否”
他自认一直以来都不懂少年心事。

不要再来了。

“是否抹去记忆?”
“否”

他看到少年闭着的眼睛,睫毛一颤,滑落一颗泪滴。
他按下了否。





那你听说过诺尼斯尔顿现象吗?
世上的人很多,每天都有人会逝去,但往往只有万分之一的人,大概可以感受这种现象。
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执念太深。

张继科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,他每一次都能够体会到诺尼斯尔顿现象。

可能是三次死亡以来,都带有不同,或是相同的执念。


张继科醒来的时候三次的记忆鱼贯般入脑,


一,

“喂?”张继科接到一个未知电话,“什么?”张继科头痛欲裂,通宵灌酒并不好受。

“你好,我是马龙。毕业于m大学。我在你家小区门口,你不是需要补习吗?”一个好听的男声传入张继科的耳朵。

“没有啊,我没有叫你啊。”张继科站在街上踢着石子。
“是你的父母委托我在这三个月看好你。”

自己的父母这三个月倒是的确没有在家,自己的父亲也的确是m大学的教授。
“哦”
“来小区门口,我进不去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张继科仔细的打量着马龙。
白,真白。

“你回去吧,我不需要补课,我父母问起来你就说你来过就行。”张继科整理好自己的外套。
“我……我也不会影响你的。”马龙挠了挠头,说话有些磕巴。
张继科看到他的额角也出了些汗。
一副委屈的表情。
“……”

“我自己打电话给我爸说就可以,这样行了吧,不会为难你。”
“不用不用,我之前也给高中生补过课,那个……我,就是……”马龙越说头越低。
“我现在打可以吗?”张继科举起手机拨出号码。
马龙神色紧张。
“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”

“唉,你来我家吧。”

……

“留下来吃完饭再走吧?”张继科抬头。

“我请你啊?我带你去外面吃呗。”马龙倒是慷慨。

“我不要坐地铁。”张继科吐了吐舌头,想想满车厢的人他就难受。

也是,大少爷怎么会坐地铁和自己跑到外环呢。

“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?”马龙坐正。

“可以!”张继科看起来有点高兴。

……

“早上好!”张继科把篮球放下,用手轻轻扯了扯发带,打篮球出了一些汗,弄得他有点痒。

阳光下马龙站在不远处,朝他挥手。
嘴巴一张一合,应该也是在说早上好。

他和马龙在一起了。
就在上个星期。

……

“画得挺好的,不过题没做对。”马龙对他笑,止不住地笑。
函数旁的小龙画得有点扭曲。

“会继续努力。”张继科说完也笑了。

马龙不知道他说的是会把这条小丑龙画得更好看,还是把题做对。

……

“喂,我们去坐摩天轮啊。”马龙在游乐园里向张继科询问。

“可以啊。”张继科刮了一下马龙的鼻子。

“听说……听说在最高点……”摩天轮已经快升到最高点了。

“和爱人亲吻的话,会幸福一辈子噢。”张继科眼睛抑制不住地露出笑意。

“诶?你怎么知道?”

马龙个小笨蛋,电脑里查的攻略也不知道删。

“马龙,”
“?”
“你爱我吗?”


“我想,是爱的。”

烟火绽放,张继科覆上马龙的唇。

“下辈子也一定会幸福的。”张继科朝着马龙一笑。

……

“太幸运了,这是最后一个噢~”店员打趣道。

张继科把玩具塞到马龙手上。

……

“来接我?”马龙站在酒吧门口看着面前的张继科。

“不然?”
“好。”马龙有些欣喜。

……

“恭喜毕业噢。”张继科拿着相机站在马龙旁边给他照相。

……

“你能给我和他照一张照片吗,对对,就在这。”马龙拦下一个路人。

张继科看到相机里两人的笑脸,他是真的开心。

……

“诶,你们学校墙壁怎么,变粉了?”张继科问。

“因为我们互相爱慕。”

“什么?”张继科走神了。

“没什么。”马龙扭过头。

“你就告诉我嘛。”

“永远不会给你说了。”马龙做出一个鬼脸表达他对张继科走神的不满。

“切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……

“你怎么做到的。”

深秋的麦田,金灿灿的坠满麦穗。虽然在夜晚,但每一株的末尾都挂有一小颗发着暖黄的小灯珠。

真温暖啊。

“明年你生日想要什么颜色?”
“红色?”
“那在下一次呢?”
“蓝色吧?不过我还是喜欢暖色调。”

……

“在干嘛?酒吧的工作辞了吗?”张继科坐在吧台旁边给马龙发微信。

……

“你们干嘛?放开他。”张继科朝着围着马龙的人吼。

“哟哟哟。”
“放开他。”
几个人把马龙放开,手上拿着刀。还有一个在打电话。
“胆子挺大。”

张继科拉起马龙就跑起来。

……

马龙摔跤了。

……

张继科最后的最后只记得自己倒在街边路灯旁,好像还绊倒了人。




“是否进入循环”

两人都选择了是,同样的都下一项都选择了否。

毫无差别地,同样的结局。


“是否进入循环?”

“是”
“否”

“是否抹去记忆?”

“否”

后一个少年是否抹去记忆,大概没有人会知道。




张继科开始等待十七岁,那一年他就会遇上马龙,可是并没有,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错,自己选的是进入循环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9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