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气

山海(獒龙蟒)1

是夜。

张继科趴在远处的高地上,然后站起来,走得很慢。

左臂已经中了一枪,他在诺大的森林里走走停停,悄无声息。

1.

“嘭”猎枪发出强烈的声响,枪口迸出火花。

鸟兽四散。

清脆的口哨声从马龙嘴里传出,一旁众人叫好。
他击中了一只鹰。

打猎对他来说,不说轻而易举,不过总归能显上一手。

能打中这只鹰,他倒是没有料想到。
射程太远了。

只不过没能给拾回来邀功。

看到许昕打中一头野猪,马龙翘起嘴角。

“不错”马龙走过去接过他的枪。
“是。听说,你家老头上个星期过世了,缅怀。”许昕嘴上这样说,神色却是异常飞扬。

“过去了就过去了。”马龙似乎还想再说什么,但在这样的场合,终究没那个心思开口。

今天是以M氏为首的商业宴会,往年都是马龙的父亲来组织,今年由于父亲过世仓促的原因,马龙接手宴会有些棘手。

最终将宴会定在自己家在深山里的一栋别墅,山后有一片猎场。

许昕是自己的弟弟,马龙记得自己十岁时第一次见他,他母亲真漂亮。
也就是自己的后母。
许昕却的的确确不是自己父亲的孩子,他母亲嫁过来的时候,许昕已经八岁了。

“天色不早了,回别墅吃饭吧。”马龙叫许昕。

于是那群所谓的公子哥一拍即散,七零八落地沿着小路从猎场折回别墅。


“嘿,你过来。”许昕用手指了指马龙一旁的跟班。

“过来啊。”许昕笑着催促。

马龙看到许昕凑在自己跟班耳边说了什么,可他听不见。

可能是许昕声音太小,也有可能是自己右耳听力有疾。

“再说我一枪崩了你。”马龙也同样笑着对着许昕调笑。

“好,回家。”许昕笑咪咪地走过来揽着马龙的肩膀。

马龙突然想起,许昕过十八岁生日的时候,自己对他的敌意。
那时候朝夕相处了八年,对他的敌意不仅没有半点消减,反而与日俱增。

我并不是什么好人,我也希望你不是。

然后送了一把猎枪作为生日礼物,“别废话,比一场。”
那一年的冬天异常的冷。

_

“你还搬回市区来住吗?”马龙在换衣间里脱下长靴。
“不会吧,应该。”许昕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。

“难受吗?”马龙把衣服换下。
“什么?”许昕动作快,已经换上西装。

“……”马龙对着镜子整理衬衣。
“习惯了。”许昕坐在一旁的软椅上斜躺着看马龙。

“我说,要是寂寞的话,搬回市区?”马龙换上鞋。又补到“我是在担心这里的生态快被你破坏殆尽了。”

“不寂寞。”许昕站起身。

“吃饭去。”
马龙走进许昕,许昕下意识躲了躲。
“领带,没人教过怎么系吗?”马龙伸手将许昕的领带解下来。
许昕跌坐在软椅上。

很快恢复常态,“是没人教过。”许昕从马龙手里将领带抽出。
马龙手里一空。

“我教……”马龙话未说完,许昕已经走出换衣间。

马龙对着关上的门把话说完,“我教你呀。”













评论(4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