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气

山海(獒龙蟒) 2


2.

越野车在山路上剧烈起伏,马龙在开车。

许昕坐在副驾驶。

那杆下午才收到的猎枪躺在后座。

现在是凌晨一点,他和马龙正往自家猎场赶。
没给家里说。

车里放着不着调的音乐,“滚动的车轮滚动着年华,我再也不能沉醉不能入睡。”大概是马龙喜欢的。
却听得许昕有些难受,他没有狩过猎,他知道马龙对他一直都是这样抱有偏见,他也从未理会过。
幼稚。

山路有些崎岖,弯道很大,从前也来过这边,不过这次许昕晕车了。
“停一下。”许昕从车里拿了一瓶水。
马龙闻声踩了刹车。

心高气傲的。

马龙也下车了。

许昕拉开车门蹲在路边就吐了,也没人管他。

马龙掏出一根烟点燃,靠在车上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许昕只看到时而明灭的火光在马龙的手上。
他不知道哪里来的无名火,上去就把马龙的烟抢了过来,吸了一大口,
然后冠冕堂皇地说,“我成年了,就今天。”许昕忍住不咳嗽出声,灌了口水。

“是昨天。”马龙拉开车门坐进去。
暖黄色的车灯打在马龙脸上,许昕环顾四周,黑漆漆的,路灯也没有一座,又钻进车内。
“你怕什么。”马龙把车内的灯也抬手关掉了。

说实话他有点后悔答应马龙大半夜来这边。
他是真的怕马龙逮着他就把他给枪毙了。
他知道马龙做得出来。

不过也是早晚的事。

汽车又重新启动,发动机又发出轰鸣声。

_

晚宴上马龙喝了不少酒,这会子拉着S氏家的公子絮叨,恍惚间,他看到许昕站在草地上抽烟。
没抽几口就把烟丢在地上,用脚给踩灭了。

这小子到底会不会抽烟。

马龙把那位公子哥打发走,朝许昕走去。

马龙就站在许昕旁边没什么言语。

“你说人是不是犯贱啊。”许昕并未转过头来。

“爸给你留的遗产,找个时间来找我。”马龙开口

“我想着,我欠你许多。”许昕低头。

“过了这个月,手续办理会麻烦很多,尽早来。”

“什么时候才算完?嗯?”

“我不保证我不会动用那笔财产。”

“会加倍奉还。”

“你妈最近身体不如从前了。”

两个人自说自话。

“今年你的生日礼物在你跟班那。”许昕说完走上楼。

马龙不打算去问,心里闷闷的,他走到别墅门口,坐在台阶上,他分明还能听到别墅后的院内人声鼎沸。

张继科就这样来到他面前,毫无预警的,倒在他脚边。


张继科醒来时,映入眼帘的是昏黄的天花板,窗外的阳光挥挥洒洒的铺满整张床。

他尝试动他的左手。
根本举不起来。

“我说,你竟然有枪伤。”马龙把门打开,走进来。

“我想喝水。”张继科开嗓,有气无力的。

马龙指了指不远处的木桌,上面摆了两杯纯净水,左侧还有热水壶。
“自己去倒。”

张继科蠕动着坐起来,全身酸软。

马龙就这样靠在墙边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动也不动。

张继科最终还是没能站起来,又倒在床上。
马龙嗤笑一声,“你这身板也就如此,估计就在我家门前死的,爬了小半米到我脚下。”马龙从他的鞋大概可以推测出这个人,翻山越岭,估计饿也饿两天了,这样顽强的毅力。
现在却连杯水都喝不到,笑话。

张继科抬起右手示意马龙过来,马龙放下抱在怀里的手走过去。

“说。”马龙站在床边,居高临下地望着张继科。

张继科以极快地速度翻起身将马龙按倒在床上,两只腿跨坐在马龙的腰侧,头垂在马龙的右耳旁,右臂将马龙环住,力尽神微。

马龙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这样快的速度,即使自己提前知晓他的攻击,也丝毫动弹不得。

“给我倒水。”张继科开口。

“什么?你大点声。”马龙实在没听清楚。

“滚去给我倒水。”一样的声音。

“你先放开我。”马龙往左边挪了挪。

张继科抬起头来勉强用左手掐住马龙的脖子,没有一点力道,不过还是让马龙不敢直视他的眼。

“你有枪。”张继科开口。

马龙思想紧绷把张继科的左手挣脱,一下翻身,张继科没有反抗,马龙很轻松的,和张继科位置互换。

马龙掏出那把手枪,迅速上膛对准张继科。

但张继科却仍是那副表情,不过额角出了细汗。

“哟,这是什么体位?”许昕出现在门前,戴着金丝边框眼镜,端着一杯咖啡。










评论(14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