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气

少年情(獒龙/古风)

这篇原本是我写的其他cp的,自己改了一下,大家看看,如果没什么违和感的话我把大纲改一下,应该能写。本文架空

一.初遇

“师兄,大师兄!快开门,不好了。”樊振东在门外来回踱步,轻声唤着,无奈又不敢叫醒里面那位主,只好在这门口等着。看着门上极好的雕工,心里无由来的烦。

“来了。”听到里屋的声音樊振东舒了一口气。
张继科刚刚睡得正香,闻得樊振东的声音皱了皱眉,却又不敢不动,随意套了一件淡紫色薄衫,系了一条腰带准备开门,想了想又拿起一件黑色暗纹披风才开了门。

“怎么了?”大半夜的张继科有些疑惑,愣愣地看着正搓手哈气的樊振东。
“尚方宝剑被盗了。”樊振东看着有些起床气的张继科有些好笑。
“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,多久的东西了,又是什么来历师弟你先告诉我。”张继科说完打了个哈欠,差点没转头回屋睡觉。

看着师兄一脸倦意,樊振东笑了笑开口:“你还有师兄的样子吗?”说完叹了口气,又看到张继科仍极有耐性的等着又说到
“师兄,那宝剑是先帝途经蜀山之时上任掌门护驾有功所赐,而后上任掌门去世后一直与他的私物存在宝山楼中,普通人很难得知,再说那宝剑早已腐坏毫无用处盗去何用?现我已在山下布下重重关卡,想必那人难以逃出蜀山。”樊振东自认已用自己最快的语速来说话了。
“是那一把啊。”张继科停顿片刻道:“振东你有所不知,尚方宝剑可救人于水火之中,虽是先帝所赐,但仍有用处。蜀山弟子众多,你我能得知之事,必人人已晓。”张继科说完看向漆黑如墨的天空。
“师傅已在阁中等候消息,请师兄一去也好商量事宜。”
“师弟麻烦你帮忙禀报一下师傅,我去不了了,明日午时之前必将贼子捉拿回来。”张继科看向樊振东。
有些窘迫,樊振东又在搓手。
愣了一下
“你要去哪?我已布下关卡他逃不出去的。”
“戎山。”张继科把手上的披风递给樊振东,“风凉。”
“你去戎山干嘛?此山虽处蜀山东侧,但悬崖峭壁危险万分。”樊振东看着披风笑笑,摇了摇头又给张继科穿上了。“注意安全。”
“振东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,别忘记戎山山洞众多。”张继科说了一半停了下来。
起了东风。“明日见。”张继科说完操起樊振东的剑向空中一跃,消失在戎山方向的黑夜中。

樊振东仍在思索戎山,山洞众多也就是说可以躲在其中,可山洞闭塞又缺少食物,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。
想了想又走回阁中回报师傅,师傅也不愁,让樊振东下去等待,一有消息再回来报道。

“父亲,师兄他为何前往戎山?”小七从掌门身旁的帘中走出,手上把玩着一颗银针。
“什么父亲不父亲,在阁中一律叫师傅。”肖战用手轻轻一拍小七说道。
“知道了,我不是看阁中无人吗?再说蜀山上下谁不知道你是我爹。”
“你可别跟着方博学得没大没小的。”肖战拿起扇子细看扇面。
“是了是了,师傅!那师傅,师兄为何前往戎山?”
“戎山,树林茂密,山高路险,山洞又多。此贼子能上蜀山偷得宝剑身手一定了得,来时必已做好万全之策,躲进树林中将宝剑藏于山洞中再从悬崖上下去。等到风声一过,再上戎山取剑便是。而今夜起东风,戎山又在东侧,那贼子今晚必不敢从崖上下去,戎山又再无多路,继科此去应有功。”
“爹爹,这说不通啊,悬崖陡峭怎样下去呢?”小七说完打了打自己的嘴巴说到“是师傅。”
“小七,你觉得继科能否下去?”
“继科师兄武功高当然能……能下去了。”小七说到一半便已明白过来,师兄既然可以下去,凭那人的武功肯定也能下去。可只见小七眼珠一转便说道“既然可下悬崖为何不带宝剑一同下去?”
“小七你真是我的傻儿子,山下早已被振东布下关卡,带剑下山不是找死吗?”
“那他为何还要自费功夫从戎山走,直接下蜀山不就行了?”
“那何处藏剑呢?”肖战眼睛一瞪,小七便不敢多说。
“回去休息吧,那贼子今夜绝不会料到竟起东风,只是继科怕只能取剑归来。”肖战将扇面一合。
“是,师傅。”小七瞧得父亲扇面上所画正是戎山之景。但他未曾见到那山上还所画一虎。
站在窗外的樊振东自是听得这一番对话,暗叹自己差师兄仍是太远。

此时张继科已站在戎山至高点向四周探望,无疑,戎山树林众多对张继科来说并不是坏事。
三刻之后,他向一鸟群四散处奔去。
他心中想着此人性子实在太急,竟然犯了这种低级错误,见起了东风还敢在树林中飞快逃窜,惹得林中鸟兽四散,暴露了行踪。转念一想,大概是这人太过自信,没料到会有人跟到戎山。

不远处一个从头到脚都是一身黑的人在丛中迅速移动,张继科一笑,几步上前钳住那人的肩膀,不料那人转身一脚踢在张继科的膝盖处,张继科腿上一软硬生生接住,抽出剑便向那人肩上刺去,那人反应极快,一连躲过几十剑。
张继科心中也有些惊讶,自己用剑是以密而准著称,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躲过这么多次。细想才发现,自己用的是樊振东的剑,比自己的轻了不上,今晚上风又大,这剑的准度便大大降低。张继科干脆把剑往树脚一扔,赤手空拳向那人打去,一记空拳擦着那人肩膀而过。

好香!

那人身上好香,好像似一股花香,张继科一时也识不出来,就这一秒的恍惚,使那人有了绝佳机会,在张继科颈上一点,便让他动弹不得。只见那人转身后便加快了步伐。

马龙绝不会想到张继科只给了他五秒,五秒之后张继科自解穴位追了上来,这让马龙叫苦不迭,也顾不上疑惑又深入树林。张继科的手已探上腰来,马上抓住了马龙。
“唰”,转眼,张继科手上便只剩了一套黑色衣物,看着远处一身青衣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。他喊道:“敢问是谁?”话说完一记飞镖擦身而过,插进干涩的树干中。
张继科只见上面绑着一张纸条,写了两个字:
“月明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21)